快捷搜索:  as  2018  FtCWSyGV  С˵  test  xxx  Ψһ  w3viyKQx

和记h188_蓝莲花网进入



【导语】《左传》以《春秋》为本,经由过程记述春秋时期的详细史实来阐明《春秋》的大纲。下面是无忧考网分享的左传:《僖公二十八年》原文及译文。迎接涉猎参考!

【原文】

【传】二十八年春,晋侯将伐曹,假道于卫,卫人弗许。还,自南河济。侵曹伐卫。正月戊申,取五鹿。仲春,晋郤縠卒。原轸将中军,胥臣佐下军,上德也。晋侯、齐侯盟于敛盂。卫侯请盟,晋人弗许。卫侯欲与楚,国人不欲,故出其君以说于晋。卫侯出居于襄牛。

公子买卫护,楚人救卫,不克。公惧于晋,杀子丛以说焉。谓楚人曰:「不卒戍也。」

晋侯围曹,门焉,多逝世,曹人尸诸城上,晋侯患之,听舆人之谋曰称:「舍于墓。」师迁焉,曹人凶惧,为其所得者棺而出之,因其凶也而攻之。三月丙午,入曹。数之,以其不用僖负羁而乘轩者三百人也。且曰:「献状。」令无入僖负羁之宫而免其族,报施也。魏准、颠颉怒曰:「劳之不图,报于何有!」蓺僖负羁氏。魏准伤于胸,公欲杀之而爱其材,使问,且视之。病,将杀之。魏准束胸见使臣曰:「以君之灵,不有宁也。」距跃三百,曲踊三百。乃舍之。杀颠颉以徇于师,立舟之侨以为戎右。

宋人使门尹般如晋师乞助。公曰:「宋人乞助,舍之则绝,告楚不许。我欲战矣,齐、秦未可,若之何?」先轸曰:「使宋舍我而赂齐、秦,藉之告楚。我执曹君而分曹、卫之田以赐宋人。楚爱曹、卫,必不许也。喜赂怒顽,能无战乎?」公说,执曹伯,分曹、卫之田以畀宋人。

楚子入居于申,使申叔去谷,使子玉去宋,曰:「无从晋师。晋侯在外十九年矣,而果得晋国。险阻艰巨,备尝之矣;夷易近之情伪,尽知之矣。天假之年,而除其害。天之所置,其可废乎?《军志》曰:『允当则归。』又曰:『知难而退。』又曰:『有德弗成敌。』此三志者,晋之谓矣。」子玉使伯棼请战,曰:「非敢必有功也,愿以间执谗慝之口。」王怒,少与之师,唯西广、东宫与若敖之六卒实从之。

子玉使宛春告于晋师曰:「请复卫侯而封曹,臣亦释宋之围。」子犯曰:「子玉无礼哉!君取一,臣取二,弗成掉矣。」先轸曰:「子与之。定人之谓礼,楚一言而定三国,我一言而亡之。我则无礼,何以战乎?不许楚言,是弃宋也。救而弃之,谓诸侯何?楚有三施,我有三怨,怨仇已多,将何以战?不如私许复曹、卫以携之,执宛春以怒楚,既战而后图之。」公说,乃拘宛春于卫,且私许复曹、卫。曹、卫告绝于楚。

子玉怒,从晋师。晋师退。军吏曰:「以君辟臣,辱也。且楚师老矣,何故退?」子犯曰:「师直为壮,曲为老。岂在久乎?微楚之惠不及此,退三舍辟之,以是报也。背惠食言,以亢其仇,我曲楚直。其众素饱,弗成谓老。我退而楚还,我将何求?若其不还,君退臣犯,曲在彼矣。」退三舍。楚众欲止,子玉弗成。

夏四月戊辰,晋侯、宋公、齐国归父、崔夭、秦小子憖次于城濮。楚师背酅而舍,晋侯患之,听舆人之诵,曰:「原田往往,舍其旧而新是谋。」公疑焉。子犯曰:「战也。战而捷,必得诸侯。若其不捷,表里山河,必无害也。」公曰:「若楚惠何?」栾贞子曰:「汉阳诸姬,楚实尽之,思小惠而忘大年夜耻,不如战也。」晋侯梦与楚子搏,楚子伏己而监其脑,因此惧。子犯曰:「吉。我得天,楚伏其罪,吾且柔之矣。」

子玉使斗勃请战,曰:「请与君之士戏,君冯轼而不雅之,得臣与观看焉。」晋侯使栾枝对曰:「寡君闻命矣。楚君之惠未之敢忘,因此在此。为大年夜夫退,其敢当君乎?既不获命矣,敢烦大年夜夫谓二三子,戒尔车乘,敬尔君事,诘朝将见。」

晋车七百乘,革显、革引、鞅、革半。晋侯登有莘之虚以不雅师,曰:「少长有礼,其可用也。」遂伐其木以益其兵。鲁巳,晋师陈于莘北,胥臣以下军之佐当陈、蔡。子玉以若敖六卒将中军,曰:「今日必无晋矣。」子西将左,子上将右。胥臣蒙马以虎皮,先犯陈、蔡。陈、蔡奔,楚右师溃。狐毛设二旆而退之。栾枝使舆曳柴而伪遁,楚师驰之。原轸、郤溱以中军公族横击之。狐毛、狐偃以上军夹攻子西,楚左师溃。楚师败绩。子玉收其卒而止,故不败。

晋师三日馆谷,及癸酉而还。甲午,至于衡雍,作王宫于践土。

乡役之三月,郑伯如楚致其师,为楚师既败而惧,使子人九行成于晋。晋栾枝入盟郑伯。蒲月丙午,晋侯及郑伯盟于衡雍。丁未,献楚俘于王,驷介百乘,徒兵千。郑伯傅王,用平礼也。己酉,王享醴,命晋侯宥。王命尹氏及王子虎、内史叔兴父策命晋侯为侯伯,赐之大年夜辂之服,戎辂之服,彤弓一,彤矢百,玈弓矢千,秬鬯一卣,虎贲三百人。曰:「王谓叔父,爱崇王命,以绥四国。纠逖王慝。」晋侯三辞,从命。曰:「重耳敢再拜稽首,奉扬皇帝之丕显休命。」受策以出,进出三觐。

卫侯闻楚师败,惧,出奔楚,遂适陈,使元咺奉叔武以受盟。癸亥,王子虎盟诸侯于王庭,要言曰:「皆奖王室,无相害也。有渝此盟,明神殛之,俾队其师,无克祚国,及而玄孙,无有老幼。」正人谓是盟也信,谓晋于是役也能以德攻。

初,楚子玉自为琼弁玉缨和记h188,未之服也。先战,梦河神谓己曰:「畀余,余赐女孟诸之麋。」弗致也。大年夜心与子西使荣黄谏,弗听。荣季曰:「逝世而利国。犹或为之,况琼玉乎?是粪土也和记h188,而可以济师,将何爱焉?」弗听。出,告二子曰:「非神败令尹,令尹其不勤夷易近,实自败也。」既败,王使谓之曰:「大年夜夫若入,其若申、息之老何?」子西、孙伯曰:「得臣将逝世,二臣止之曰:『君其将以为戮。』」及连谷而逝世。晋侯闻之而后喜可知也,曰:「莫馀毒也已!蒍吕臣实为令尹,奉己而已,不在夷易近矣。」

或诉元咺于卫侯曰:「立叔武矣。」其子角从公,公使杀之。咺不废命,奉夷叔以入守。

六月,晋人复卫侯。宁武子与卫人盟于宛濮,曰:「天祸卫国,君君臣不协,以及此忧也。本日诱其衷,使皆降心以相从也。不有居者,谁守社稷?不有行者,谁扞牧圉?不协之故,用昭乞盟于尔大年夜神以诱天衷。自今日以往,既盟之后,行者无保其力,居者无惧其罪。有渝此盟,以相及也。明神先君,是纠是殛。」国人闻此盟也,而后不贰。卫侯先期入,宁子先,长佯守门以为使也,与之乘而入。公子颛犬、华仲先驱。叔孙将沐,闻君至,喜,捉发走出,先驱射而杀之。公知其无罪也,枕之股而哭之。颛犬走出,公使杀之。元咺出奔晋。

城濮之战,晋中军风于泽,亡大年夜旆之左旃。祁瞒奸命,司马杀之,以徇于诸侯,使茅伐代之。师还。壬午,济河。舟之侨先归,士会摄右。秋七月丙申,振旅,恺以入于晋。献俘授馘,饮至大年夜赏,征会讨贰。杀舟之侨以徇于国,夷易近于是大年夜服。

正人谓:「文公其能刑矣,三罪而夷易近服。《诗》云:『惠个中国,以绥四方。』不掉赏刑之谓也。」

冬,会于温,讨不服也。

卫侯与元咺讼,宁武子为辅,金咸庄子为坐,士荣为大年夜士。卫侯不胜。杀士荣,刖金咸庄子,谓宁俞忠而免之。执卫侯,归之于京师,置诸深室。宁子职纳橐饘焉。元咺归于卫,立公子瑕。

是会也,晋侯召王,以诸侯见,且使王狩。仲尼曰:「以臣召君,弗成以训。」故书曰:「天王狩于河阳。」言非其地也,且明德也。

壬申,公朝于王所。

丁丑,诸侯围许。

晋侯有疾,曹伯之竖侯孺货筮史,使曰:「以曹为解。齐桓公为会而封异姓,今君为会而灭同姓。曹叔振铎,文之昭也。先君唐叔,武之穆也。且合诸侯而灭兄弟,非礼也。与卫偕命,而不与偕复,非信也。同罪异罚,非刑也。礼以行义,信以守礼,刑以正邪,舍此三者,君将若之何?」公说,复曹伯,遂会诸侯于许。

晋侯作三行以御狄,荀林父将中行,屠击将右行,先蔑将左行。

【译文】

二十八年春季,晋文公筹备攻打曹国,向卫国借路。卫国禁绝许。回来,从南河渡过黄河,入侵曹国,攻打卫国。正月初九日,占取了五鹿。仲春,郤縠逝世。原轸率领中军,胥臣帮助下军,把原轸提升,是为了注重才德。晋文公和齐昭公在敛盂订盟。卫成公哀求参加盟约,晋国人禁绝许。卫成公想亲附楚国,海内的人们不乐意,以是赶走了他们的国君,来谄谀晋国。卫成公脱离都城住在襄牛。

公子买驻守在卫国,楚国人救援卫国,没有获胜。鲁僖公害怕晋国,杀了公子买来谄谀晋国。骗楚国人说:“他驻守没到期就想回来,以是杀了他。”

晋文公兴师困绕曹国,攻城,战逝世的人很多。曹军把晋军的尸首陈设在城上,晋文公很担心。听了士兵们的主见,声称“在曹国人的墓地宿营”。队伍转移。曹国人畏怯,把他们获得的晋军的尸首装进棺材运出来,晋军因为曹军畏怯而攻城。三月初八日,进入曹国,指责曹国不任用僖负羁,仕进坐车的反倒有三百人,并且说昔时不雅看自己洗浴,现在咎由自取。命令不许进入僖负羁的家里,同时赦免他的族人,这是为了答谢恩典。魏犫、颠颉发怒说:“不替有功勋或者苦劳的人着想,还答谢个什么恩典?”纵火烧了僖负羁的家。魏犫胸部受伤,晋文公想杀逝世他,但又爱惜他的才能,派人去慰问,同时察看病情。假如伤势很重,就筹备杀了他。魏犫捆紧胸膛出见使臣,说:“因为国君的威灵,难道我敢图安逸吗!”说着就向上跳了很多次,又向前跳了很多次。晋文公于是就宽恕了他,而杀逝世颠颉传递全军,立舟之侨作为车右。

宋国派门尹般到晋军中申报危机环境。晋文公说:“宋国来申报危机环境,不去救他就拒却了交往,哀求楚国解围,他们又禁绝许。我们想作战,齐国和秦国又不合意。怎么办?”先轸说:“让宋国丢开我国而去给齐国、秦国馈赠财礼。假借他们两国去哀求楚国。我们逮住曹国国君,把曹国、卫国的境地分给宋国。楚国爱好曹国、卫国,必然禁绝许齐国和秦国的哀求。齐国和秦国对宋国的财礼爱好,而对楚国的固执很生气,能够不接触吗?”晋文公很痛快,拘捕了曹共公,把曹国和卫国的境地分给了宋国人。楚成王进入申城并住下来,让申叔脱离穀地,让子玉脱离宋国,说:“不要去追逐晋国队伍!晋文公在外边,十九年了,而公然获得了晋国。险阻艰巨,都尝过了;夷易近情真假,也都知道了。上天给予他年寿,同时撤除了他的祸害,上天所设置的,难道可以废除吗?《军志》说:‘恰如其分。’又说:‘知难而退。’又说:‘有德的人不能抵挡。’这三条纪录,适用于晋国。”

子玉调派伯棼向成王请战,说:“不敢说必然有功勋,乐意借此堵塞奸邪小人的口。”楚成王发怒,少给他队伍,只有西广、东宫和若敖的一百八十辆战车跟去。

子玉派宛春到晋军中申报说:“请规复卫侯的君位,同时把地皮退还曹国,我也解除对宋国的困绕。”子犯说:“子玉无礼啊!给君王的,只是解除对宋国的困绕一项,而要求君王给出的,却是复卫封曹两项。此次接触的时机弗成掉掉落了。”先轸说:“君王应该准许他的哀求。安定别人叫做礼,楚国人一句话安定三国,我们一句话而使它们灭亡。我们就无礼,拿什么来作战呢?禁绝许楚国的哀求,这是扬弃宋国;救援了又扬弃他,将对诸侯说什么?楚国有三项恩典,我们有三项怨仇,怨仇已经太多了,筹备拿什么作战?不如暗里里准许规复曹国和卫国来离间他们,逮了宛春来激怒楚国,等打起仗再说。”晋文公很痛快。于是把宛春囚禁在卫国,同时暗里里承诺规复曹、卫。曹、卫就与楚国拒却邦交。

子玉发怒,追逐晋军。晋军撤退。军吏说:“以国君而躲避臣下,这是羞耻;而且楚军已经疲惫不堪,为什么退走?”子犯说:“出兵作战,有理就气壮,无理就气衰,哪里在于在外边光阴的是非呢?假如没有楚国的恩典,我们到不了这里。退三舍躲避他们,便是作为答谢。背弃恩典而措辞不算数,要用这个来蔽护他们的对头,我们缺理而楚国有理,加上他们的士气一贯饱满,不能觉得是衰疲。我们退走而楚军回去,我们还要求什么?假如他们不回去,国君退走,而臣下鞭挞打击,他们就缺理了。”晋军退走三舍。楚国骑士要停下来,子玉不合意。

夏季,四月月朔日,晋文公、宋成公、齐国的国归父、崔夭、秦国的小子懽ぴ诔谴摺3??晨孔畔找?牡胤皆????墓?P恼饧?隆L?绞勘?钏兴担骸靶莞?锢锏穆滩莘泵????刹荻?孕碌募右岳绯?!苯?墓?芤苫蟆W臃杆担骸俺稣桨?战而获胜,必然获得诸侯;假如不胜,我国外有大年夜河,内有高山,必然没有什么害处。”晋文公说:“对楚国的恩典怎么办?”栾枝说:“汉水以北的姬姓诸国,楚都城把它们兼并完了。想着小恩典,而忘怀大年夜耻大年夜辱,不如出战。”晋文公梦中和楚王肉搏,楚王伏在自己身上咀嚼自己的脑浆,因而害怕。子犯说:“吉利。我获得上天,楚国伏罪,而且我们已经安抚他们了。”

子玉调派鬬勃向晋国寻衅,说:“请和君王的斗士作一次角力游戏,君王靠在车横板上不雅看,得臣可以陪同君王一路不雅看了。”晋文公调派栾枝回答说:“我们国君知道您的意思了。楚君的恩典,没有敢忘怀,以是待在这里。我们以为大年夜夫已经和记h188退兵了,臣下难道敢抵挡国君吗?既然大年夜夫不肯退兵,那就烦大年夜夫对贵部将士们说:‘筹备好你们的战车,忠于你们的国事,翌日凌晨将再晤面。’”晋国战车七百辆,设置设备摆设齐备。晋文公登上有莘的废城不雅看军容,说:“年少的和年长的,排列有序,合于礼,可以应用了。”就敕令砍伐山上的树木,以增添武器。

初二日,晋军在莘北摆开地势,胥臣让下军分手抵挡陈、蔡队伍。子玉用若敖的一百八十乘率领中军,说:“本日必然灭掉落晋国了。”子西率领左军,子上率领右军。胥臣把马蒙上老虎皮,先攻陈、蔡两军。陈、蔡两军奔逃,楚军的右翼部队溃散。狐毛派出前军两队击退楚军的溃兵。栾枝让车子拖着木柴装作逃走,楚军追击,原轸、郤溱率领中军的公族拦腰打击。狐毛、狐偃率领上军夹攻子西,楚国的左翼部队溃散。楚军大年夜败。子玉及时命令收兵,得以不败。

晋军休整三天,吃楚军留下的粮食,到初六日出发返国。二十七日,到达衡雍,为皇帝在践土建造了一座王宫。

这一战役之前的三个月,郑文公派队伍到楚国助战,由于楚军已经掉败而害怕了,调派子人九和晋国媾和。晋国的栾枝进入郑国和郑文公订立盟约。

蒲月初九日,晋文公和郑文公在衡雍订盟。初旬日,把楚国的战俘献给周襄王:驷马披甲的战车一百辆,步兵一千人。郑文公作为相礼,用的是周平王时的礼仪。十二日,周襄王设享礼用甜酒招待晋文公,又容许他向自己回和记h188敬酒。周襄王敕令尹氏和王子虎、内史叔兴父用策书录用晋文公为诸侯的领袖,赏给他大年夜辂车、戎辂车以及响应的服装仪仗,血色的弓一把、血色的箭一百枝,玄色的弓十把和箭一千枝,黑黍加喷鼻草酿造的酒一卣,勇士三百人,说:“皇帝对叔父说:‘恭敬地屈服皇帝的敕令,以安抚四方诸侯,惩办王朝的邪恶。’”晋文公推却三次,然后吸收敕令,说:“重耳谨再拜叩头,吸收和宣扬皇帝的重大年夜犒赏和敕令。”吸收了策书就脱离成周。从进入成殷勤脱离,三次朝见周王。

卫成公据说楚军掉败,害怕,遁迹到楚国,又到了陈国,调派元咺奉事叔武去吸收盟约。二十六日,王子虎和诸侯在皇帝的庭院里盟誓,约定说:“整个帮助王室,不要相互危害!谁要违抗盟约,就要受到神的诛杀,使他队伍*,不能享有国家,直到你的玄孙,不论老小。”正人觉得此次订盟是取信用的,觉得晋国在此次战役中能够用道德来进攻。

当初,楚国的子玉自己制作了镶玉的马冠马鞅,还没有应用。作战之前,梦见黄河河神对他说:“送给我,我赏给你孟诸的水草地。”子玉没有送去。他儿子大年夜心和子西派荣黄劝谏,子玉不听。荣黄说:“逝世而有利于国家,尚且还要去做,何况是美玉呢?和国家比起来这不过是粪土罢了。假如可以使队伍成功,有什么可惜的?”子玉仍旧不肯。荣黄出来奉告两小我说:“不是神明让令尹掉败,令尹不以庶夷易近的工作为重,其实是自取掉败啊。”子玉掉败之后,楚成王派青鸟使对子玉说:“申、息的后辈大年夜多伤亡了,大年夜夫假如回来,怎么向申、息两地的长者交卸呢?”子西、大年夜心对青鸟使说:“子玉原先要自尽的,我们两个阻挠他说:‘不要自尽,国君还筹备杀你呢。’”到达连穀,子玉就自尽了。

晋文公据说子玉自尽的消息今后,喜形于色,说:“没有人再来为害于我了。蔿吕臣做令尹,不过是掩护自己罢了,并不是为了庶夷易近。”

有人在卫成公眼前诋毁元咺说:“他已立了叔武做国君了。”元咺的儿子角跟随卫成公,卫成公派人杀了他。元咺并没有是以而废弃卫成公的敕令,照样奉事叔武返国摄政。六月,晋国人听任卫侯返国。甯武子和卫国官吏、大年夜族等在宛濮订盟,说:“上天降祸卫国,君臣反面谐,以是才遭到这样的忧患。现在天意保佑我国,和记h188让大年夜家放弃成见而相互遵从。没有留下的人,谁来捍卫国家?没有跟随君王的人,谁去保卫那些牧牛养马的人?因为反面协,是以乞求在大年夜神眼前明白宣誓,以求天意保佑。从本日订立盟约之后,在外的人不要仗恃自己的功勋,留下的人不症结怕有罪。谁要违抗盟约,祸害就降临到他头上。神明和先君在上,加以处分诛杀。”海内的人们知道了这盟约,才没有贰心。

卫成公比约定的日期先辈入卫国,甯武子在卫成公之前,长牂看守城门,以为他是国君的使臣,和他同乘一辆车进入。公子歂犬、华仲作为先驱,叔武正要洗发,据说国君来到,很痛快,用手抓着头发跑出来,先驱却把他射逝世了。卫成公知道他没有罪,把头枕在尸首的大年夜腿上而哭他。歂犬逃跑,卫成公派人把他杀逝世了。元咺遁迹到晋国。

在城濮的战役中,晋军的中军在池沼地碰到大年夜风,损掉落了前军左边的大年夜旗。祁瞒犯了军令,司马把他杀了,并传递诸侯,派茅茷代替他。队伍回来,六月十六日,渡过黄河,舟之侨擅自先行返国,士会代理车右。秋季,七月某一天,胜利归来,高唱凯歌进入晋国,在太庙申报俘获和杀逝世对头的数字,喝酒赏赐,调集诸侯会盟和攻打有贰心的国家。杀舟之侨并传递全国,庶夷易近是以而大年夜为顺从礼服。正人觉得:“晋文公能够严正科罚,杀了颠颉、祁瞒、舟之侨三个监犯而庶夷易近顺从礼服。《诗》说:‘施惠于华夏国家,安定四方的诸侯’,说的便是没有掉去公正的犒赏和科罚。”

冬季,僖公和晋文公、齐昭公、宋成公、蔡庄公、郑文公、陈子、莒子、邾子、秦同人在温地会见,探讨出兵攻打不顺从礼服的国家。

卫成公和元咺争讼,甯武子作为卫成公的诉讼人,鍼庄子作为卫成公的代理人,士荣作为卫成公的答辩人。卫成公没有胜诉。作为诸侯领袖的晋国杀了士荣,砍了鍼庄子的脚,觉得甯武子虔敬而赦免了他。逮捕卫成公,把他送到京师,关在牢房里。甯武子认真给卫成公送衣食。元咺回到卫国,立公子瑕为国君。

此次温地的会盟,晋文公召请周襄王前来,并且带领诸侯朝见他,又让周襄王佃猎。孔子说:“以臣下而召请君主,是不能作为榜样的。”以是《春秋》纪录说“天王狩于河阳”,世界本都是周王朝的地方,而这里却不是周襄王的地方了,而且是为了注解晋国的功德而避讳的说法。

十月初七日,僖公到周襄王的住处朝觐。

十一月十二日,诸侯困绕许国。

晋文公有宿疾,曹共公的侍从侯獳贿赂晋文公的筮史,让他把抱病的缘故原由说成是因为灭了曹国。他就对晋文公说:“齐桓公主持会盟而封异姓的国家,现在君王主持会盟而灭同姓的国家。曹国的叔振铎,是文王的儿子;先君唐叔,是武王的儿子。而且会集诸侯而灭掉落兄弟之国,这是不相符礼仪的;曹国和卫国一样获得君王的诺言,然则不能一同复国,这是不讲信用的;罪行相同而处分不合,这是不相符刑律的。礼仪用来推动道义,信用用来保护礼仪,刑律用来矫正邪恶。丢开了这三项,君王筹备怎么办?”晋文公很痛快,规复了曹共公的君位,曹共公就在许国和诸侯会盟。

晋文公建立三个步兵师来抵抗狄人,荀林父将领中行,屠击将领右行,先蔑将领左行。

扩展涉猎:《左传》名句

1、多行不义必自毙。(《左传隐公元年》)

译文:多干坏事,必然会自取缔亡。

2、人谁无过?过而能改,善莫大年夜焉。(《左传宣公二年》)

译文:谁能没有过掉呢?有了过掉而能够改正,那就没有比这再好的了。

3、夷易近生在勤,勤则不匮。(《左传宣公十二年》)

译文:庶夷易近的生存全在于勤奋,只要勤奋生存就不会困乏。

4、《书》曰:“居安思危。”思则有备,防患未然。(《左传襄公十一年》)

译文:《书经》上说:“处于安泰的情况之中时,要想到可能呈现的危难。”想到危难就有所防备,有所防备就没有了祸患。

5、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。虽久不废,此之谓不朽。(《左传襄公二十四年》)

译文:最上等的是树立德性,其次是树立功业,再其次是创立学说。纵然过了好久也不会被废弃,这就叫做不朽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